第一千零一章 山崩地裂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那斥候感受到了叶齐德的惊恐与愤怒,他深知这位哈里发继承者是如何的残酷暴虐,打杀兵卒实乃家常便饭,万一将怒火倾泻到自己头上,必然是有死无生。m.hjaju.com

然而现实摆在那里,他又如何敢撒谎?

只得缩缩脖子,硬着头皮说道:“……河水暴涨,冲毁河堤。西城墙就处于碎叶水之畔,眼下已经尽被大水淹没,霍拉桑率领阿拉之剑正在强攻西城,遭遇大水,怕是……已经……哎呀!”

话音未落,他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马背上的叶齐德已经将弯刀劈手投掷过来,一下子便洞穿了他的胸膛。

叶齐德目眦欲裂,看都不看兀自倒在地上痛苦哀嚎却一时尚未死去的斥候一眼,嘶声吼道:“安西军焉敢如此!攻城!攻城!唐人奸诈狡猾,破城之后,所有活口一律屠杀!”

“喏!”

众将不敢多言,赶紧策马四散而去,回归自己的本部,率领麾下兵卒强攻碎叶城。

无论如何,甫一接阵便损失惨重,尤其是用户“阿拉之剑”凶多吉少,这对于阿拉伯军队士气的打击将会是致命的。

唯有尽快破城,将城内守军屠杀一空,方能提振士气,更能够平息叶齐德的怒火。

不然这位残忍暴虐的帝国继承人指不定能做出何等疯狂的事情……

叶齐德望着四面八方的大军疯了一半狂攻碎叶城,小小的碎叶城好似被海浪包围的岛礁,摇摇欲坠,不少兵卒已经攀上城头,正与唐军激战,想必破城就在下一刻,心中却没有半分喜悦之情。

父亲器重他,委任他为攻略西域、向东拓展的主帅,统御二十万大军,更将意义非凡的“阿拉之剑”派遣在他的麾下,协助他成就一番震慑天下的功勋,使得威望大大提升,能够在将来顺理成章的继任哈里发之位。

然而刚刚来到西域,区区一个碎叶城就让他遭受了难以接受之损失,若是“阿拉之剑”当真被一场大水冲得七零八落,遭遇没顶之灾,无论西域之战的胜败,他又该如何回去向父亲交待?

叶齐德策马向前,心中痛惜、悔恨、恼怒种种情绪掺杂,一时间令他头昏脑涨,眼冒金星,差一点跌落马背……

敌军大营后方燃起大火的时候,薛仁贵下令掘开水坝,任凭汹涌的河水顺流而下,奔腾咆哮,直冲向碎叶城西城墙。

与此同时,城内的守军开始突围。

安西军的兵卒从各处城墙之下猛地后撤,着实将正在狂攻的阿拉伯兵卒闪了一下。但是他们随即就醒过神,知道安西军这是要跑,连忙衔尾追杀。只不过安西军事先早已在城内设置了鹿砦、陷坑等等机关,兵卒们训练有素,退而不乱,一边向着北城门撤退,一边留下一队断后。

阿拉伯兵卒遭遇到顽强抵抗,却因为早先都见到了自己营帐之中的大火,此刻难免军心浮动,居然硬生生被安西军步步为营的挡住,由得他们杀出北城门,冲入北城外的阿拉伯军队之中,意欲突围而出。

数千人固然不多,但是这些兵卒聚在一处,以锋矢阵向外突击,又有震天雷开路,杀得散布城外的阿拉伯军队哭爹喊娘,溃不成军,居然一时之间无法拦截。

由于安西军从东、南、西三方同时撤退,使得阿拉伯兵卒顺利入城,打开城门,更多的阿拉伯兵卒开始涌入城内,见人就杀,见屋就抢,混乱不堪。

这是阿拉伯兵卒的传统,每攻陷一城,必先洗劫一番,然后再追击敌人……

军官们不会在这个时候约束麾下兵卒,这是胜利的时刻,理当劫掠一番,享受放纵。

数以万计的阿拉伯兵卒疯狂涌入碎叶城,放眼望去,密密麻麻、人头攒动。

然而谁也没有留意,自城中水井、暗渠、地窖之中,不断有穿着破破烂烂阿拉伯军服的人老鼠一般溜出来,等到北城城头忽然有一支橘黄色的烟花发出尖锐的呼啸冲天而起,然后在夜空中爆出一团绚烂的烟花,他们便纷纷吹燃火折子,点燃眼前的引线,而后迅即反身躲入各自的藏身之处。

无数条引线在黑暗之中“呲呲”的冒着火花,迅速将预先埋设的火药引爆。

“轰轰轰”

无数埋设在隐秘之处的火药几乎在一瞬间被引燃,闷雷也似的轰鸣声震荡四野,爆裂的火药释放出无与伦比的能量,将泥土、砖石尽皆抛上半空,向着四面八方抛射,横扫着碎叶城内的一切。

混乱的阿拉伯兵卒正放纵抢掠,然而安西军早已将能够焚烧的物资尽皆焚烧一空,使得他们两手空空,怨声载道。

火药爆裂的那一刻,所有人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便被卷入了一场山崩地裂的爆、炸之中。

火药的威力或许杀伤有限,但是巨大的能量裹挟着砖头石块残垣断壁在地表疯狂的溅射,席卷所有的一切。

无数阿拉伯兵卒被炸得四分五裂飞上半空,或者被溅射的物体击中,顷刻殒命。

四面城墙在爆。炸中轰然崩塌,尤其是西城墙,原本碎叶水狂暴的河水被西城墙阻挡,汹涌的河水在城下形成一个漩涡,将所有物体都席卷在内然后冲走,此刻西城墙被火药炸塌,河水顺势冲入城内,狂暴的水流恣无忌惮横冲直撞,裹挟着断木、尸体等物,愈发增加了能量,但凡挡在面前的东西皆备撞碎。

但凡是活动的物体都被瞬间卷走。

叶齐德见到麾下兵卒攻入城内,心中大喜,然而等他策马疾驰将将来到城外,便被一声轰然巨响震得耳膜差点爆裂,然后脚下的大地好似地龙翻身一般剧烈震荡摇晃,胯下战马惊恐之下一声长嘶人立而起,将猝不及防的叶齐德猛地甩下马背,重重跌落在地上。

晕晕乎乎的叶齐德被身边将校搀扶起来,便见到眼前的碎叶城已然面目全非,原本坚固的城墙崩溃倒塌,光火、黑烟冲天而起,耳边充斥着的是犹如坠入地狱之后的惊恐嘶喊。

叶齐德尚未回过神来,这是发生了什么?

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使得好端端的一座城池随见四分五裂、天塌地陷?

“大帅!是火药,安西军在城内预先埋设了火药,退走之后趁机引爆,他们炸毁了碎叶城!”

身边的将领大叫。

叶齐德心中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颤栗,只觉得手足冰冷,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安西军太狠了!

他们毁掉的岂止是一座城?还有城内数万阿拉伯兵卒啊!

更别说还有“阿拉之剑”……

想到“阿拉之剑”,他急忙挣脱左右将领,问道:“霍拉桑呢?阿拉之剑呢?”

斥候摇头道:“城西依然被大水冲得干干净净,并未寻到霍拉桑的踪影。而且西城墙被安西军火药炸毁,大水顺势冲入城中,想要寻找阿拉之剑的幸存者或者遗骸,愈发困难。”

叶齐德只觉得天旋地转,脚下一个趔趄。

好半晌他才缓过劲儿来,咬着牙,瞪着眼,一字字道:“即刻收拢军队,前移五十里在碎叶水畔扎营……”

说到这里,又想起安西军筑水坝截断河流而后又忽然掘开水坝使得洪水暴涨的招数,心里一颤,忙改口道:“距离河畔五里扎营,谨防唐人故技重施。然后放出斥候探马,侦查安西军之踪迹,同时侦查周围西域部族的底细。”

原本就不充裕的粮秣被一把大火焚烧一空,眼下深知连碎叶城都成为一座废墟,最为要紧之事不是追着安西军打,而是赶紧想办法补充大军的粮秣辎重,这就只能在西域各个部族身上打主意了。

好在唐军素来讲究怀柔政策,对这些部族兵部过分压迫,所以各个都富庶得紧。

应该能够好生劫掠一番,渡过眼下的粮秣危机……divdiv

手机请访问:https://m.91qks.com/read/881/221929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