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二章 大地震(上)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武清候府!

“侯爷,宫中可有消息?”

陈胤兆问道。m.prpcoin.com

李高摇摇头。

莫若友道“郭淡那边我们也一直盯着得,他回来之后,只跟陛下见过一面,然后便一直在筹备增股一事,只是接见了周丰等人,谈得也都是增股之事。”

“这可真是奇怪。”

陈胤兆皱眉道“之前陛下没有动作,我们都认为陛下是在等郭淡回来,而如今郭淡回来也有几日了,为何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兵部郎中陈中瀚道“一直以来,陛下与郭淡商谈的多半都是买卖,会不会他们的打算就是增股。”

“绝不可能,陛下打这两仗,可也冒着很大的风险,那宁夏一战,郭淡更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绝不可能只是为了钱这么简单。”李高摇摇头道。

莫若友道“此事拖得越久,情况就越发不妙。”

如果只是类似于廷杖,炒鱿鱼之类的惩罚,那不需要拖延这么久,随时就可以下旨,这么久没有动作,肯定就是在憋大招啊!

“怪就怪在这里。”

李高道“如果陛下要在朝中有大动作的话,不可能做到是滴水不漏,陛下总得跟一些重臣交代,这总是会有消息传出来得,可据我所知,陛下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举动,这可真是令人感到不安啊!”

不止是他们感到不安,整个朝野上下都非常不安。

原因就是太安静了。

这不科学啊!

我们之前这般阻止你,而郭淡生擒哱拜,这怎么也得吹嘘一番,不然的话,意义何在。

但万历跟一样,不见任何大臣,也不批任何奏折,整个朝堂如同一潭死水。

大臣们来皇城,都无心工作,天天在讨论此事。

因为谁都知道,暴风雨的前夕是非常宁静的。

奖池大厅。

“这这不会是真的吧?”

刘荩谋手里拿着一道圣旨,双目直直看着郭淡,豆大得汗珠顺着脸颊流下来。

郭淡点点头,道“假传圣旨,可是要满门抄斩的。”

“这我你!”

“你到底要说什么?”

“你欺人太甚。”

刘荩谋激动道“我虽是庶出,但怎么也是伯爷之子,你让我来干这事,岂不是让我捅自己两刀。”

郭淡问道“你们刘家比你有钱吗?”

刘荩谋沉默不答。

他虽然拿得股份不多,但他拿得可都是原始股,如今已经翻了十多倍,再加上他自己也买了一些股份,他的财富早就超过还在种田的刘家。

郭淡道“我认为你应该是刘家家主。”

“你少挑拨离间,这岂是金钱可以衡量的。”刘荩谋哼了一声,又道“就算我不在意,但你要知道一旦这份报刊发出去,可能会山崩地裂。”

郭淡笑道“要得就是这效果,故此你必须防止走漏消息,到时还会有锦衣卫看守印刷坊。”

刘荩谋一翻白眼,道“你这是在玩火啊!”

“我就在火里长大的,玩火不很正常吗?”

“!”

刘荩谋点点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郭淡又问道“最近股份交易是什么情况?”

刘荩谋道“你应该已经知道,是一股难求。”说着,他低声道“而且据我所知,许多显赫得大人物,可都将银子准备好了,一旦你开始增股,不管是任何作坊的股份,他们肯定会大规模购买股份的。”

郭淡道“知道是为什么吗?”

“这可瞒不了我百晓生。”

刘荩谋自信一笑,又道“显然是他们认为暂时拿你没有办法,这才想起当初朝廷打算入股大峡谷,如今虽然朝廷不这么做,但他们也可以通过入股的形式,来控制大峡谷、风驰集团。这事你可也得小心,他们身份显赫,一旦他们控制许多股份,你不见得能够占便宜,甚至可能将你给挤下去。”

“等他们弄明白,这股份该怎么算,你再来提醒我吧。”郭淡不以为意道。

刘荩谋笑意一敛,道“我也料到你会这么说,跑来跟你这做买卖,可真是与虎谋皮,但也正如你所言,风险有多高,利益就有多高。”

“话全都让你说了。”

郭淡哈哈一笑,又正色道“刘公子,以你的本事继续待在这赛马区,有些屈才了,而如今我们牙行已经遍布全国,这里面不单单涉及到买卖,涉及到管理,还涉及到我们与官府的竞争,而我牙行除徐姑姑之外,再也没有人可以担此重任,可是徐姑姑到底是个女人,有不便之处,我希望你能够担任我们的牙行的大主管。”

他如今真是分身乏术,他暂时也不可能抽身出播州,最多也就去卫辉府看看,他需要一个人当这救火队队长,哪里有问题就赶往哪里。

刘荩谋愣了愣,笑道“这么便宜我?以牙行如今的势头,这个大主管可能真不亚于各道巡抚。”

郭淡呵呵道“能者居之。”

刘荩谋又问道“什么待遇?”

郭淡道“一年一千两。”

刘荩谋吸得一口冷气,这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份雇佣契约,是当初徐姑姑的一倍,那还有什么可说得,他拱手笑道“那就多谢了。”

郭淡笑道“你需要去一趟播州。”

“去那么远?”刘荩谋诧异道。

郭淡道“目前那里最需要你的。”

刘荩谋郁闷道“就知道你的钱,没那么好赚。”

郭淡笑道“等到时刘家求你回去当家主,你就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刚回到牙行,寇涴纱立刻迎过来,“夫君,南海那边可能已经打起来了。”

郭淡立刻问道“飞絮来信呢?”

他现在最挂念的就是南海那边,他目前只知道杨飞絮已经率领船队出海,毕竟是在海外,这消息来得实在是令人捉急啊!

寇涴纱摇摇头,然后将一份资料递过去,道“这是寇义刚刚传来的数据,自年节到如今,江南地区大量的货物选择北上天津卫,而不是南下月港,就连寇义都察觉到吕宋那边可能出现一些状况。”

郭淡接过数据,坐了下来,叹道“这是我唯一无法控制的,我都想为他们去求神拜佛了。”

寇涴纱道“你还是先将自己的事做好,如今我们牙行还有一堆事务没有处理。”

她玉指指向桌上的那一堆文件。

郭淡呵呵笑道“可真是令人兴奋啊!”

寇涴纱抿唇一笑,道“你什么时候去把大姐姐请来,我现在也有些忙不过来,根本没有精力去处理一诺保险的事,听说山东那边出现一些灾情。”

郭淡道“她还用我去请,现在是她离不开我,而不是我离不开她。”

寇涴纱啐了一声“真不知羞。”

郭淡呵了一声“我不知羞?你等着看好了,用不了几日,她就会乖乖回来的。”

其实他目前还真的无暇顾忌徐姑姑,去年他干了那么多事,花了那么多钱,也留下了一堆的事务,关于播州治理,关于播州军队的军饷问题,还有大峡谷火器生产问题,再加上增股事宜。

天啊!

基本上郭淡每天就只睡三四个小时,连看宝宝的时间都没有。至于取名?郭淡都已经忘记了这事,相比较起来,寇承香还算是幸福的,他出生得时候,郭淡还能够天天陪他玩玩。

但是外面却是非常平静,直到新一期的生活日报的发售!

清晨时分。

申时行刚刚起床,都还打着哈欠,忽然一阵叫喊,吓得他一惊。

“老爷!老爷!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只见申府大管家急匆匆地从外面冲了进来,神色惊恐地大喊道。

回过神来的申时行怫然不悦道“大清早的,你嚷嚷什么?”

好歹也是首辅得管家,跟个酒保似得,成何体统。

那管家喘着大气,急得顿足道“老爷,出大事了。”

申时行问道“什么大事?”

要真是大事,你能比我先知道?

那真是见鬼了。

那管家将手中报纸递给申时行,“老爷,您看。”

申时行接过报刊,标题就让他看昏了眼。

标题就是谕旨!

这!

谕旨不是先发内阁的吗?

还真是见鬼了!

申时行愣了好了好半响,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再往下一看,他双手剧烈得抖动了起来,哆嗦地连话都说不出了,“这这这这。”

“岳丈大人,出什么事了?”

这时,曹恪突然走了过来。

申时行猛地抬头,两道凌厉得目光射向曹恪。

好可怕的眼神啊!

曹恪吓得一怔。

申时行问道“恪儿,你何时与陛下见过?”

曹恪一头雾水道“没有啊。自上回改革失败之后,陛下就再未召见过小婿。”

申时行怒喝道“混账!事到如今,你还想骗我,陛下都已经下旨指派你为参政院院长。”

“参政院?”

曹恪困惑道“岳丈大人,什么参政院,我朝没有什么参政院啊!”

申时行猛地一怔,心想,他或许还真的不知道。

念及至此,他双手垂下,手中报刊掉落在地上。

曹恪急急捡起报刊来,顿时就睁大双眼,过得半响,他直呼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啊!”

申时行闭目长长一叹“老夫料到陛下肯定不会轻易罢休得,但是老夫没有想到的是,原来谁都不能幸免。”

手机请访问:https://m.91qks.com/read/794/221929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