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1章 第1656 沮燕的决定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沮燕所下的这个决定,自然是接受陈登给他的那个建议——立即想方设法,不惜代价,哪怕买通自己父亲沮授新的政敌郭图,也要到钜鹿郡,尤其是他兄长沮鹄或者甄氏兄弟二人所任职的县,谋求一官半职。m.hxzw.me

当然,沮燕并不会全盘接受陈登给他的建议。

陈登虽然足智多谋,但是,他毕竟远在徐州,并不了解冀州,了解沮府的实际情况。

在陈登的建议当中,他提出,让沮燕一回府就为他自己,以及他的几个兄弟谋求钜鹿县等三县的其他三个主官的位置,其实,也就是三县的县丞和县尉,总共六个县一级主官的位置。

沮燕虽然笨,但是,他自己也早就明白,对于父亲选择他作为继承人一事,家中的主母田氏大母即便嘴上没有说,可心里面肯定是不赞同的。

沮鹄忤逆沮授之后,田氏才开始对家中的其他庶子有所关注,只是,因为亲疏远近的关系,她也只是对沮雀有所关注之外,对沮授其他的庶子根本就没有拿正眼瞧过他们一眼。

再加上沮燕遽然成了沮授亲自挑选出来的继承人,这必然会引起家中其他庶子的嫉妒,故而,沮燕再选人加入这次谋求官职的计划当中,第一时间,就把他自己所有的庶兄庶弟全都排除在外了。

沮燕心中所想到的人选,首选之人自然是他的表兄,不只是张恩一个人,而是他母族那边,也就是广平县张氏。

广平,在西汉时期,以及东汉中期,都曾经设立国广平国,只不过,到了汉章帝建初七年,将其皇兄,当时的广平国国王刘羡徙为西平王,因此,广平国在汉朝最后一次被废除,再一次被并入到了钜鹿郡。

沮授自己本身就是钜鹿郡广平县人,而沮燕的母族张氏也同样是广平县人。

只不过,在沮授未成名之前,其所在的沮家就已经是整个广平县最大的地方世家,没有之一,而沮燕母亲所在的张家却仅仅只是广平县下面一个乡里里的小世家而已,事实上,广平县里有好几个张家,而且,沮授的小妾当中,甚至于沮燕的庶兄弟当中,其母族同样也有好几个就是出身于广平县其他几个张家的。

幸运的是,沮燕所在的张家虽然在广平县境内的实力相对最弱,但是,这个张家人丁不但极为兴旺,家中子孙即便不满百,但也有还几十个,别的不说,现如今的张家光是与沮燕年纪相差不多的表兄弟就有二十几个,张恩也只是跟沮燕血缘关系最亲近,才得以随从在他的身边。

这还不算,也许是因为张家当代家主,沮燕的外公少年从军的关系,在沮授出仕为官之前,他便已经做到了广平县兵曹。

兵曹虽然只是县令辟除的属官,斗食奉,与县尉这样朝廷正式任命的主官相差玄远,但是,以一个原本就不入流的地方豪强跻身于县属官,且是管控一县部分军事力量的属官,这样的能力,在广平县县内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更加巧合的是,现如今广平县的县尉,正是张恩的父亲张平。

当然,张平之所以能够当上广平县县尉一职,自然是沾了部分沮授的光,但是,值此战乱时刻,能够躲过上一次黑山军之乱,战后的责罚,就说明,张平在广平县县尉这个位置上干得还是不错的。

上一次的黑山军之乱结束之后,凡是县内遭遇到黑山军重创,县内农田被破坏得非常严重的各郡县,无论是郡都尉,还是县尉,几乎全都因此而被罢官免职,哪怕是袁绍麾下亲信文武官员的亲戚,也都没有能够逃脱此次处罚。

而因此受损最为严重的,很显然,就是以审配为首的本地派世家官员。

与之相反,凡是因为田丰或者沮授二人的关系当上县尉的地方官员,几乎在本职工作上干得都还不错,他们所在的县,受损情况几乎毫不例外都不是太严重。

哪怕郭图上位后,鸡蛋里挑骨头,都没有能够籍此挑出太多田丰或者沮授一系官员的错处来。

一方面,是因为无论是田丰还是沮授,在用人方面,在向袁绍举荐人才方面,一直都秉持着用人唯贤的大原则。

这就避免了像审配那样,在人事问题上卖官鬻爵的行为。

另外一方面,田丰或者沮授虽然性格耿直,但是,他们却并不迂腐,只要是贤才,只要是能够在自己的位置上称职的人,举贤不避亲。

也就是说,田丰或者沮授在向袁绍推荐人才,依仗袁绍给予他们二人的权利,任命地方官员的时候,并不会避讳举荐他们各自的亲朋好友。

而正是二人一直都秉持着这样的原则,故而,哪怕是金珏亲自制定的计划,哪怕是魏明这样天才的将领,领兵入侵冀州的过程当中,一旦遇到这种既称职,同时又是地头蛇为官的地方官员的时候,也同样是没有太多办法的。

毕竟,黑山军计划当中,真正的主力部队,魏明部和张燕部,此两部军队进攻的目标,从一开始就非常明确,像是钜鹿郡这样没有太多油水的郡国,一般都会交给黑山军中那些没有太多话语权的山头首领作为他们带兵入侵的目标。也因此,

第一次黑山军之乱结束后,冀州中西部各郡国整体经济遭遇到了非常大的损失,但若是具体查下去的话,即便是冀州西部,极为靠近黑山军的个别县,却凭借着县三主官的能力,击退了黑山军的袭扰,乃至入侵,极大的减少了县内的损失。

这其中,就有沮授家所在的广平县,以及田丰家所在的巨鹿县。

广平县损失小,是因为张平个人的能力,但是,巨鹿县在此次劫难之中,损失如此之小,却是因为张白骑的坚决反对。

前文提到过,张白骑本人,那可是根正苗红的钜鹿郡黄巾军出身,故而,哪怕他在当时已经贵为黑山军中十大首领之一,可他的心中依然是心怀黄巾军的,

手机请访问:https://m.91qks.com/read/6466/222016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