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0章 第1655 沮燕的决定上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在沮授的眼中,诈巧不如拙慧,小聪明始终比不上道德。m.boyaec.com

沮燕和沮雀相比,他虽然显得有些笨,且不善于言辞,但是,笨鸟先飞,而且,沮雀从小读书用功,儒学基础知识和书法功底都非常扎实,在这两个方面,除了沮鹄之外,哪怕沮授最为年长的庶子也都比不上沮燕,更不要说年少性格跳脱的沮雀,他天性喜动,性格跳脱,仗着自己的小聪明,并不喜欢死读书。

也因此,沮雀的儒学虽然学得也很不错,但是,他的书法却在众多庶子当中,排名垫底。

因而,在沮授选拔新的继承人的时候,即便背后有沮授正室夫人田氏的照拂,最终,沮授选择的并不是沮雀,而是沮燕。

如此以来,沮燕在田氏的眼中,那还不是眼中钉肉中刺了吗?

只不过,沮授治家非常严厉,若是无故找沮燕的麻烦,田氏这个正室夫人也不敢造次。

此一次,沮燕一回府居然不来向田氏问安,显然已经触了她的霉头。

田氏心想,若是再让她找到沮燕不孝,或者其他逾越沮府规矩的举动,届时,沮授必然不会再看重沮燕了。

因而,田氏一面吩咐府中她自己的亲信,暗中到沮燕那里打探消息,一面命人将沮雀召唤到他的身边。

此前的继承人选拔中,沮雀虽然落选了,但是,沮授爱惜他的才能,离开邺城到渤海郡正式上任之前,替他以及其他未年满十五岁的庶子,一并找了一个道德方面名声非常好,而且,儒学根底非常厚的好友,到家中为他们授课。

之所以没有将那些年纪已经超过十五岁的庶子排除在外,一则,沮府其实一直有雇佣儒学老师为他们授课,只可惜,除了沮燕之外,其他人不但资质差,而且,仗着自己都是沮授的儿子,居然都不肯在学业上刻苦用功,认为靠着沮授在袁绍麾下的地位,便足以混吃混喝,过一辈子了。

这样的不肖子孙,除非是子孙方面单薄,不然的话,在任何一个大家族当中,家主都会将之放弃。

家族当中,子孙少,就算是个人资质再差,再如何的努力,那是不得不培养,子孙多了,选择也就多了,对于那些不努力的,尤其是还是庶子,被放弃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经过上一次的失败,沮雀受到了的打击,以及田氏夫人在事后的责罚,他终于还是有些醒悟,再学习的时候,便没有像以往那样懈怠,再加上他自己原本就天资聪明,学习能力强,故而,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也只有他一个人,进步是最大的,多次受到了老师的表扬。

这件事,必然也会传到远在渤海郡,却一直没有断了对家中入学子弟关注的沮授的耳中。

“大母,您招雀儿有何事?”不一会儿,沮雀便恭恭敬敬地跪在了田氏的面前,行了礼之后,他低着头问道。

现在,正是沮雀和其他年幼的兄弟们一日里一起学习儒学的时间,若非重要事务,府中任何人都不得打扰,故而,沮雀才有此一问。

这也就是田氏派自己的亲信却府中的学堂去找得沮雀,不然的话,沮雀和其他庶子们的老师肯定会把叫人的下人直接赶走的。

“雀儿,也没有太大的事情,就是你六兄突然从外地游历过来,若是张师问及的话,你就如此告诉张师吧!”田氏淡淡地吩咐道。

沮授虽然在继承人的问题上,选择了沮燕的,但是,却并不是最终选择,若是在培养的过程当中,沮燕行差踏错,犯了大的过错的话,作为父亲的沮授也同样会像放弃沮鹄那样,放弃沮燕,再次从其他庶子当中,再次选取继承人。

当然,像沮燕此次回府,因为他急着要向自己的表兄了解钜鹿郡那边的详细情况,忘了向主母请安这样的小过错,沮授即便知道了,顶多也就是训斥沮燕一番,却并不会因此而伤及到沮燕继承人的身份。

这一点,田氏夫人自然也是明了的。

不过,既然沮燕已经回府了,那么,他便需要同沮雀一样,继续在府中接受沮授好友,府中老师张师的教育,一直到两年后,沮燕年满二十岁,正式加冠,可以出外为官为袁绍效力为止。

有对比,才有伤害,通过这一年的学习,沮雀的在儒学方面,在书法方面的进步是有目共睹的,田氏希望能够通过这两个庶子在张师那里学习时,二人的对比,来让他的夫君沮授知晓沮雀的个人能力,增添一些沮雀将来取代沮燕,成为家中新的继承人的筹码。

当然,这也只是田氏夫人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若是没有这一次的中原游历,若是没有这一次的与陈登等其他四个人的相遇的话,归来之后的沮燕即便在家中的学堂里与其他年幼的庶子一起学习,他也未必会输给沮雀,乃至其他庶子。

学习能力强的人,的确是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拉平与其他人在这方面的差距的,但是,书法却很难,即便是天资过人的大书法家,在年幼的时候,也肯定是经过长时间的练习。

沮燕虽然笨了一些,但是,他可是从五岁开始便苦学儒学,苦练书法,也也因此,他是沮授众多素质当中,年纪轻轻却唯一一个落下近视眼的庶子,用功到了这种地步,仅凭一两年,乃至三四年的时间,田氏就认为沮雀能够在除了儒学知识之外的其他方面赶超沮燕,那根本就是在痴人说梦。

田氏还忘了,沮燕正因为笨,从小便在家中是一个胆小甚微的性格,如何可能会犯下足以让沮授废掉他继承人身份的过错呢?

更何况,通过陈登对沮燕的点拨和建议,再加上听了其表兄张恩对钜鹿郡境内三县屯田情况详查的结果,现在,在自己的书房里与张恩正在详谈的沮燕,已经在心中下了决定。

一个足以改变沮燕自己后半生,以及他身边人后半生的决定。

皇帝培养手册

手机请访问:https://m.91qks.com/read/6466/22192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