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9章 第1654 沮雀上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金珏设置限兵令的目的,主要有两个目的。m.wallvo.com

其一是为了防止自己控制区域内游侠的横行。

韩非子那句话说得好,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

故而,金珏在益州境内,被限制的最为厉害的,除了儒者之外,剩下的就是游侠。

大汉境内,游侠横行,真正像鲍出这样有能力的其实并不多,但是,真正像鲍出这样肯遵纪守法的,就更少了。

当然,金珏在益州实施限兵令的时候,也并不是要将益州境内的游侠杀光诛绝,只是在一定范围内限制这个群体的行动范围。

很显然,每个郡国下辖各属县的县城是最容易招惹到游侠,且也是最容易将游侠欺辱百姓之类的事情快速传播的地点。

故而,金珏只下令限制任何人手持金属兵器进城,却并没有下令限制,乃至诛杀益州境内所有的游侠,就是这个原因。

金珏的这个命令固然会让有一些游侠对此大感不敢,但同时,也同样保全了一些原本并不像惹事,想要过平和生活的游侠的性命。

大家伙都在城中不准携带,或者持有金属兵器,因此,在城中躲避仇敌追杀的游侠,遭遇危险的可能性大为降低。

真有人敢违犯禁令,通过各种违法渠道将金属兵器偷运入城的,一经发现,所有参与到其中人,小吏,官员,乃至一个县的三主官,全都会因此而受罚,当事人至少也会被判灭族,胁从之人,罢官免职都是轻的。

即便是在杨沛的监管下,成都城内也已经出现了两起这样的案件,按照金珏的下达的命令,杀人的游侠,将起所在的家族中的所有人族诛,凡是参与到为其转运偷运兵器入城,亦或者直接从官府府库里的‘报废’的兵器转交给游侠的小吏或者官员,因为此案件而被杀的小吏,被免职的官员,也有好几十个了。

其二,就是为了防止居心叵测之人,借助商队这层外衣,行叛逆之举。

原先的历史上,吕蒙装病,白衣渡江,偷袭关羽的老巢南郡和油江口,所借用的身份,就是商旅。

所谓白衣,就是当时往来就荆州和扬州之间的商旅所惯常穿着的衣服。

实际上,以这种方式偷城,并不是吕蒙的首创,在汉代,尤其是东汉时期,地方世家或者豪强的力量得到了空前的增长,有人趁乱想要割据地方的,所采用偷袭城池的方式当中,就贼人假扮成商旅偷城的先例。

金珏下达这个命令,其实也是在防范于未然。

事实证明,金珏下达的这个命令,为益州,尤其是益州中部六郡的治安和安全,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不但非常好的控制住了益州范围内的游侠在益州境内过往横行无忌的现象,而且,在益州蛮族大叛乱的过程当中,也居然成功破坏了十余起地方豪强配合蛮族,企图利用假扮成商旅的武装力量偷城的图谋。

当然,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再说沮府。

沮忠见六公子一回来,连沾满尘土的衣服都来不及换,便拉着他的内亲往里面走,他便知道,六公子此次急着赶回来,恐怕是真的有事情,故而,他没有敢多事,只是急匆匆赶到内府的外面,让管事婆子将六公子回来的消息尽快告知沮授原配夫人田氏。

沮鹄的母亲虽然姓田,青州齐国人,算是临淄城中大户人家,故而,她与田丰却并无任何亲属关系。她为沮授生有两子一女,只可惜,三个孩子当中,有两个命都不太好,长子和幼女都在未满十岁的时候不幸夭折了。

也就是沮鹄命大,一直能够活到今天。

只不过,沮鹄最近一年时间里,居然不肯再听他父亲沮授的话,和让沮授极为讨厌的甄氏兄弟搅在一起,让沮授十分生气,这才让以往在家中并不起眼的沮燕钻了空子,成为了沮授最近极力培养的庶子。

起码,在田氏的眼中,就是如此。

沮鹄已经年近三十了,作为母亲的田氏自然是劝不动的,但是,若是想要给一个出身地位的庶子添堵找麻烦,她还是轻而易举的。

毕竟,沮燕此次急着赶回府,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进府向她问安,就是失了人伦大礼。

听完管事婆子的转述之后,田氏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吩咐道:“知道了,下去立即将雀儿招过来,余有事吩咐他!”

“诺!奴婢这就去!”管事婆子听完吩咐,答应了一声,便立即转身离开了田氏的房间,遵照主母的吩咐办事去了。

雀儿,同样也是沮授众多庶子当中的一个,今年的年纪也不过刚刚十五岁,比沮燕小了五岁,比沮鹄小了十三岁。不过,在沮授的众多庶子当中,他的年龄既不是最小的,肯定也不是最大的,其之所以能够入主母田氏的眼,是因为他的出身,他是田氏身边几个从田家带来的陪嫁丫鬟当中之一的兰儿,所生的儿子。

故而,论亲疏远近,自然是沮雀与田氏之间的关系最近,尽管,在沮鹄失去他父亲沮授的信任和喜爱之前,田氏从未那正眼看过沮雀这个庶子。

在沮授十余个庶子当中,若论个人聪明程度,早夭的嫡次子沮鹄当先,嫡长子沮鸿次之,再其次,就是这个沮雀。

也因此,当初,沮授下定决心放弃继续培养沮鹄,准备在众多庶子当中再择继承人的时候,田氏第一个推荐的,就是这个沮雀。

沮授是什么人,夫人田氏一提名字,他便知道,田氏是犯了私心。

不过,沮授在考校庶子的时候,并未受此事的影响。

只可惜,沮雀尽管非常聪明,但是,他毕竟年纪还小,不懂得伪装,在沮授考校他的时候,洋洋自得,故意卖弄他学到的知识。

若是换做其他家族的族长考校自己的子弟,沮雀的这种表现,说不上太差,毕竟,他年纪小,能够在这样的年纪掌握那么多知识,已经很难得了。

只可惜,沮雀的父亲不是别人,而是沮授。

皇帝培养手册

手机请访问:https://m.91qks.com/read/6466/221914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