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格叽格叽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贾平安走出了百骑,蒋巍竟然就在外面等候。m.taiwanvod.com他换了便衣,背着包袱,一副即将远行的模样。

在见到贾平安后,他微笑道:“能否单独说话?”

包东沉声道:“参军,校尉和邵中官令某一直跟着你……”

贾平安点头,“好。”

然后他对包东摇摇头,“你等在后面跟着就是了。”

二人当先往外走。

“以后怕是再也没机会走这条道了。”蒋巍看着这条宽敞的道路,以及路边的各家衙门,心中不禁唏嘘不已,“某其实并未有什么野心。”

贾平安只是微笑。

野心看你怎么解释,在这等时候可以理解为迫切的上进心,为了上进不择手段。

蒋巍有没有野心……绝对有!

“李敬业犯事,某责打他,这是向英国公示好。”

这个和贾平安猜测的一样,但……

“你趴在墙头看风向,不动声色。”贾平安一句话就刺破了蒋巍的面具。

“是啊!”蒋巍无奈的道:“某的胆略不如你。但某开始以为你会来寻某,只要你来寻某……”

“带上英国公的意思,可对?”贾平安的眼中多了讥诮,“你一直想卖个人情给英国公,可你却看低了他,也看低了某!”

蒋巍低喝道:“可某并无坏心。而你却悍然一击,为此不惜去寻了高侃和梁建方的人情,值得吗?”

“值得。”贾平安看着他,很认真的道:“在你的眼中,在许多人的眼中,情义需要用利益来衡量,可某要告诉你,利益只是利益,人若是什么都按照利益来行事,那和行尸走肉有何区别?”

“所以你……”蒋巍深吸一口气,“你就去弄了杨家,只是为了给英国公解围。”

呵呵!

贾平安微微一笑,此刻已经出了皇城,他拱手,随即上了阿宝。

看着这个微笑,蒋巍心中一个激灵,然后拉住了他的缰绳,仰头道:“你若是早些来寻某,你为何要等……不对,你想弄走某!”

贾平安愕然,“你倒是难得的聪明了一次。”

“为何?”蒋巍嘶声道:“某与你无仇无怨,为何要对某下手?”

贾平安不去寻他,这便是隔绝了他和此事的关联。等事情结束后,皇帝秋后算账,自然而然的就会想到他蒋某人的各种言行。

某死得不冤!

但蒋巍却想不通贾平安为何处会心积虑的对自己下手。

“你……”贾平安想到此人即将去辽东,就说道:“敬业刚进了千牛卫,你便让那二人与他为伴……”

他的眼中多了冷色,“从一开始你就在寻求向英国公卖人情的机会,你知晓那二人的来路,他们是小圈子的边缘人家,天然就是敬业的对头,你这般安排,真当某不知晓吗?”

蒋巍面色惨白,“某只是想让他们发生冲突,谁知道李敬业下手这般狠。”

若只是冲突,蒋巍出面调停,随后示好李勣,这便是人情。以后李敬业在千牛卫一日,李勣就得领情一日。

可李敬业那宽厚的身板,挥拳出脚谁能挡?

“机关算尽太聪明!”贾平安丢下一句话,就夹夹马腹。

多谢了,萧淑妃!

此次萧淑妃配合的很好,特别是后期弄王家的时候,萧淑妃堪称是神助攻。

阿宝一声长嘶,欢喜的往右边而去。

蒋巍呆立原地。

“某自作聪明,却未曾想过这些全在他人的眼中。”

……

禁苑此刻依旧是冷飕飕的。

贾平安去了感业寺,说是住持出去了。

娃娃脸去了哪?

贾平安先去巡查了一遍。

“阿姐!”

武媚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房间里。

“是平安啊!”武媚整理了一下帽子,然后出来。

“最近如何?”武媚看了他一眼,觉得少年就是精神好。

“还好,就是和人发生了争执。”

贾平安把最近的事儿说了。

武媚略一思忖,“此事你却是做的过了些。”

“为何?”贾平安有些好奇。

“那些弹劾李勣之人,言辞里大多是李勣管教子孙无方,这并未逼人太甚。而你一下就把杨家给弄的里外不是人,太过凌厉,会引人警惕。”

武媚伸手摸摸他的头顶,“又长高了些,不过少年热血也对,若是少年老谋深算,那些人更会警惕。”

呵呵!

这个就是贾平安的想法。

你一个少年玩手段玩的溜,那是才华。但你一个少年和老头子般的隐忍,把手段化在无声无息中,让人中招了都不知道咋回事。

这就是妖孽。

妖孽要弄死!

所以贾平安才会用最暴烈的手法,直接毁去杨胜河的仕途,接着在最繁华的平康坊暴打马庆虎。

他有些好奇,“阿姐,若是换你会如何做?”

武媚想了想,淡淡的道:“若是我,下手就要彻底,平安你要记住,一旦动手就别留情。”

贾平安只觉得脊背发寒。

这是要把杨家、王家和马家连根拔起的意思。

果然是阿姐!

历史上她一旦出手,对头几乎就是连根拔起。

贾平安谄笑道:“阿姐威武霸气。”

武媚被他逗乐了,笑道:“你也到了该寻摸亲事的年纪了,可我还在这里,却不能为你相看。若是有人给你寻摸妻子,切记,莫要去寻世家门阀的女子!切记切记!”

李治定然给她透露过自己的困境,宫中的,朝中的。

宫中的麻烦来自于世家门阀:王氏和萧氏都是世家门阀的女子,身后各自有一股势力。

而朝中就不用说了,世家门阀一手遮天。

武媚的建议隐藏着一个意思:皇帝和世家门阀将来会势如水火。

“阿姐……”

贾平安点头,“某知晓了。”

他随后出去,一路去了小基地。

才将走近,就嗅到了一股子烟火味,还有一股子烧烤味。

他加重脚步,里面一声惊呼,接着脸上有几道黑灰的苏荷出现了。

“呀!吓我一跳。”苏荷拍拍胸脯,贾平安越发的怀念托奶了,觉得对她有帮助。

“在弄什么呢?”贾平安笑吟吟的问道。

苏荷拉着他进去,“你看。”

小基地在树木的包围中,进去后,那个无烟灶上架着一串蘑菇。

烤蘑菇。

这妹纸果然有吃的天赋。

“要抹油。”贾平安动手了。

“为何?”苏荷蹲在边上,双手托腮,欢喜的看着贾师傅烧烤。

“不抹油味道不好。”

贾平安一番操作后,苏荷尝了尝,“好吃。”

呵呵!

这妹纸真好养活。

苏荷一边吃一边遗憾的道:“可惜没羊肉。”

“豕肉也行吧。”贾平安随口说道。

苏荷皱眉,“豕肉好臭。”

呃!

是了,此刻的猪没阉割过,一旦到了发情的年龄,公猪的肉腥膻味很重,难以下口。

格叽格叽?

晚些出了禁苑,回到百骑。

“千牛卫来了个新人。”唐旭一脸唏嘘,“某一直未动,千牛卫却换了三人了,哎!”

贾平安没空管这个,“校尉,可吃过豕肉?”

“吃过。”唐旭一脸的惆怅,“那时候能吃肉就算是不错了,可却很臭,不好吃。”

邵鹏说道:“若非是穷的厉害,谁会吃豕肉?”

贾平安觉得这就是个机会啊!

“若是豕肉香喷喷呢?”贾平安回想起后世华夏的猪肉,煎炒烹炸随便你,味道没得说。

“若是豕肉能吃……”唐旭想到了许多,“羊肉贵,百姓吃不起,如此许多人家一年到头都吃不上肉。若是豕肉能吃,养的人家会更多一些,如此贫民也有了肉吃,那便是盛世了吧。”

啥是盛世?

在唐旭的眼中,当贫民也能吃肉时,那便是盛世。

他看了贾平安一眼,“你会弄炒菜,莫不是有手段?”

贾平安摇头,他原先也见过人家烹食豕肉,那味道,腥膻的没法下嘴。

但若是阉割后呢?

阉割前的公猪到了时间就会发情,浑身膻味重,关键是长的还慢。

而阉割后,公猪专心长肉,不再发情,肉也好吃了。

由此可见……发情不好,不但影响味道,还消耗许多热量。阉割后那些热量都化为了脂肪。

夹层五花肉它不香吗?

弄个红烧肉,或是东坡肉,那味道……

贾平安说干就干。

回到家,他请了姜融来。

“某想在道德坊里建个东西养豕。”道德坊里有空地,但你要想建造什么东西都得审批。

姜融笑眯眯的道:“贾参军说这话是打某的脸呢?建宅子要批,建豕圈……随便弄,谁敢说三道四,腿都给他打折了。”

看看,这便是基层胥吏的办事作风。

贾平安笑道:“如此便多谢了。”

姜融纳闷的道:“贾参军为何要养豕?那东西难吃,谁家吃豕肉都被人看不起呢!”

养豕……

养尸……

贾平安觉得瘆的慌。

“无碍!某想试试,兴许能弄出能吃的豕来。”

豕,屎……吃豕。

叫猪多好啊!

不过现在的猪都是和茅厕弄在一起,堪称是从小就在屎堆里成长起来的,所以叫做豕也没错。

姜融觉得奇怪,回去和人一说,大伙儿都觉得贾参军怕不是抽了。

杨德利得了消息,第一件事就是去摸贾平安的额头。

“以前在杨家坞时你就没看到?”杨德利不解的道:“只有最穷的人家才养豕,那东西没人吃呢!”

“某有法子。”贾平安只是一句话就让杨德利消停了。

随即就是修猪圈。

这活儿简单,不需要什么装饰,直接搭个棚子,修个圈完事,然后用生石灰杀菌一次。

猪圈修好,贾平安亲自带着人去寻摸小猪。

“竟然是黑皮的?”

贾平安所见到的猪竟然都是黑皮的,这颠覆了他对白皮猪的印象。

他不知道的是,传统的华夏猪就是黑皮的,后世才引进了白皮猪。

“为啥要小猪?”杜贺一边干呕,一边问道:“郎君,这半大猪也不错。”

这家猪圈就修建在茅坑上,前方拉,后面养猪又吃又拉。

一溜小猪在吃奶。

“才九日呢!”主人家很客气,只是不时好奇的看贾平安几眼。

这少年分明就是贵人,贵人卖小豕,这是买去干啥?

贾平安点头,“就要这般大的,弄十头回去!”

“真买?”主人家不敢相信的问道。

“给钱。”

贾平安觉得这地方没法待了,太臭。

“那个母的也买回去。”

小猪还得吃奶啊!

小猪好说,母猪却不好弄。

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家子弄到了道德坊的猪圈里。

“哎!看看,贾参军要养豕了。”

坊民们很是兴奋,有人说道:“这贾参军难道还吃豕肉?”

于是看向他的目光中又多了些认同。

“洗刷一番!”贾平安在指挥家仆伺候这些猪。

洗洗刷刷的,这些猪安然进圈。

但随即阉割的事儿很麻烦。

寻谁?

贾平安去寻了郎中,一听是阉割豕,郎中差点把药匣子丢在贾平安的头上。

“这是羞辱老夫呢!”

贾平安想辩驳,可边上的人都鄙夷的看着他。

擦!

这年头二师兄地位不高,谁都不待见。

贾平安灰溜溜的回到家中,冥思苦想。

宫中倒是有这等高人,能轻松的割蛋,但那等人贾平安没法请,也请不到。

“咦!”

贾平安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他带着礼物去了英国公府。

“小贾来了。”

李勣回归尚书省,整日事务繁多,回到家就想歇息。

“英国公,某这里带了些美酒……”为了手术他还得准备消毒的东西,为此用土办法弄了些高度酒,聊胜于无,死活就看那些小猪的造化了。

“美酒?”

李勣眼前一亮,“来人,弄了好菜来。”

二人随即坐下,李敬业在边上磨皮擦痒的,“阿翁……”

李勣看看那个小酒坛子,“酒不多,你年少,自家喝别的。”

这是我的亲祖父?

李敬业一脸‘我是买菜赠送’的模样,让李勣真想一巴掌抽去。

晚些打开坛子,李勣深吸一口气,“好酒!”

高度酒倒上,李勣一口干,然后被辣的眼睛发直。

“好……好酒!”

贾平安还是不大喝酒,倒了一杯慢慢喝。

他给李勣倒上,等半醉后,就说道:“英国公,某这里有些难事……”

李勣已经二麻二麻的了,大手一挥,“说。”

“某那里养了一群豕。”

“养尸?”李勣对豕这个东西压根没啥概念,一开口就让贾平安格外的膈应。

“是豕!”贾平安想死。

李勣喝了一口酒,“何事?”

“某想……”贾平安并指如刀,恶狠狠的道:“某想阉割了它们,郎中有法子,刀法却差。刀法好的却不懂医术。想来想去,唯有英国公刀法医术两开花……”

李勣已经有些晕沉了,“小事,明早老夫告假去一趟。”

“多谢英国公。”

李敬业把他送出去,一路抖机灵,“兄长,你哄阿翁去阉割豕,回头阿翁酒醒了定然恼怒,可却不好反悔……你自求多福吧。”

贾平安却不怕这个。

“无所谓……”他哼着歌回家。

第二天李勣醒来,觉得有些头痛。

“好酒!”他不禁赞了一句,然后昨日的记忆就和放电影似的在回放。

美酒。

还有什么……

“阉割小豕?”李勣想杀人。

还什么刀法医术两开花,老夫的医术是治人的,老夫的刀法是杀人的……

李敬业在边上见祖父恼火,就劝道:“阿翁,昨夜兄长说了,阿翁这是一手医术救死扶伤,一手刀法为国为民,堪称是……是什么来着?好像是老帅锅……行走江湖,无数美女簇拥,还说阿翁这等以后定然能打下一个大大的……”

他捂着嘴,觉得不对劲。

呯!

“阿翁饶命!”

老夫被你们两个小辈编排的这般……

老李虽然不安逸,但作为信人,依旧去告假。

“好说。”长孙无忌等人都表示收到了,皇帝也点头,但大家都问了一下他去干啥。

为啥要问这个呢?

李勣很纠结的说贾平安家出了点事,自己医术不错,去看看。

老李真是个好人呐!

谁都没看到李勣走时握紧的双拳。

肠子悔青了啊!

李勣觉得喝酒还是要节制才好,否则就会出现昨夜的情况。

到了道德坊,贾平安笑吟吟的相迎,“英国公,昨日得罪了,不过某并未有亵渎英国公之意。阉割小猪,乃是为了一项要紧的测试,若是能成功,堪称是利国利民。”

李勣看了他一眼,“若是假话,回头老夫……”

他毕竟是儒将,阉割了你这等话还是说不出口。

呵呵!

贾平安淡淡的道:“此事若是成了,不差于粮食增收!”

百姓养猪增收,而且吃了猪肉后,米粮自然就吃少了,所谓油水越多,主食吃的越少就是这个道理。

而且还能建立一个全新的畜牧体系,以及一个前途无量的肉食品类。

堪称是功德无量啊!

晚些,小猪们被一一弄了出来。

“英国公,这是酒水,刀子要用这个酒水浸泡一番,在动手时,先给下刀的部位抹一抹。”

“这是何用?”李勣来此本身就是不见外的一种表现,否则仅凭着阉割豕这等事儿,他就能和贾平安翻脸,传出去贾平安也没法做人了。

“消毒。”贾平安说道:“沙场上有的兄弟仅仅是一个小伤口,可最后伤口却会化脓肿胀,最后死去,某以为,这便是有毒素和小东西在起作用。”

“这个说法倒是有趣。”李勣笑了笑,作为医术大佬,他自然不信这话。

随后动手。

李勣的刀法……

“好刀法!”

只见他拿着小刀一割,那地方就开了口子,随后一挤,淡就出来了,割了……

“别扔啊!”

贾平安觉得这东西应当不错,烤来吃试试。

李勣看了他一眼,脸颊抽搐,觉得这个少年真是讨打。

有了开头,接下来就轻松了。

杜贺看了半晌,突然说道:“英国公,郎君,某觉着能试试。”

咦!

贾平安看着他,点点头。

若是学会了,以后也能进宫去当个阉割师傅。

李勣觉得正好解脱,就在边上指导了一番。

杜贺竟然真的有些天赋,连李勣都微微颔首。

阉割完毕,李勣说道:“老夫在军中多年,这等口子,若是能活下六头小豕便是不错了。”

贾平安笑了笑,前世他见过走村串乡的割猪匠,只要注意消毒,小猪的死亡率低的令人感动。

所以老李绝对会大吃一惊。

李勣回到了尚书省,刚看到值房,轰隆一声。

值房……塌了!

所有人目瞪口呆。

……

月票在哪里,推荐票在哪里。

手机请访问:https://m.91qks.com/read/17747/221929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