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宁城飞将(八)(五更来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回到府上,没心情吃饭的洛飞就独坐在自己卧室的床上苦思守城之策。

从白天的战事已可以看到,无论是李广还是他手下的那些将士,正常情况下要守住此城15日,甚至直到匈奴退兵都不成问题。

但将士们一旦吃不到东西,守城杀敌的体力便无从谈起。到时候战斗力直线下降,最多到后天这宁城便难保了

“冷静,冷静”洛飞一直在心中这样告诉自己“才是个普通难度剧本而已,我困难难度的剧本都通关了,难道还会想不出破解这个剧本的办法么”

现如今解决问题的办法正常来说只有两种一种就是将匈奴兵彻底击退,那样只要洛飞和沈赢两人坚持满15日没饿死,应该就能通关了;而第二种则是使粮草尽快运到,使守城将士能够饱食,这样应该也能够守住宁城,进而完成任务。

毕竟城外的匈奴兵有十万大军,在城中只有三万军士的形势下,洛飞其实是从没有考虑过彻底击退匈奴兵这个方法的。

以前他虽然在“马谡守街亭”这个剧本中做过击退魏军,保住街亭的事情,但那时的他占据南山有利地形,又是粮水无忧,不怕和魏军相持。终是魏军有些怕孔明主力在郿城得手,才给了洛飞雨中夜袭魏营,从而大胜击溃魏军的机会

现如今城中缺粮的汉军显然是比匈奴兵更怕相持,所以无论从刚开始,还是事到如今,洛飞都更想把通关的方向放到押粮官冯原的身上。

但冯原很明显铁了心的没李广妥协的态度,便依靠从都城带来的圣旨,不尽快押军粮来。

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要从冯原那里突破的洛飞,终是命下人点起灯笼,直奔李广府地而去,心想着不管这李广有多难劝,今晚也一定要劝说他出冯原想要的文书,先救这满城官兵再说。

然而,当洛飞鼓足勇气来到李广府门前的时候,却被守门的卫士告知“李将军怕将士们吃不饱,又亲自去城墙和军营看食物分发情况去了”

洛飞顿觉有些感动,索性直接去城墙处看李广关心将士们的情景,再趁势私下里劝说他同意自己的意见。

不过当他带着下人赶到北门城墙下时,均已吃饱的将士们告知他,李广将军在看到这里都有足够的食物后,又马不停蹄的赶到军营去了

于是洛飞便再奔军营,可一进军营却看到李广正对军粮官发火。

原来军粮官虽然做到了在分配过程中自己未贪未占,却在今晚的食物分配时,给新轮换到北门城墙上防守的将士多分了食物,却使白天厮杀晚上回到军营休息的这些人只分配到了很少的份额

“拿上来。”李广对身后的随从说道。

随从只向前迈出了一步,就停在原地没动了。

“我叫你拿上来”李广见此大喝一声。

随从被吓得哆嗦了一下,只好再向前把右臂挎着的食篮放到李广面前。

只见李广将食篮上面的盖子打开,众人都看到里面是一碗满满的米饭和一碗并无成块肉存在的肉汤。

李广用右手指着面前的这篮食物对众人说“今晚我回府吃饭的时候,下人把这两碗食物给我端上来。当时我就问他,城中所有人晚上吃的和我一样么当时下人用不肯定的语气告诉我应该是,我不放心,所以才到城墙上和军营这里看看”

此时众将士听了李广的这番话鸦雀无声,洛飞只能听到火把劈哩啪啦的燃烧着。

刚刚李广对军粮官发怒,正是因为他在检查军营里将士所吃的食物后,见所有人都只有一碗稀粥可以充饥。

“李将军您也知道实际情况,非是我不肯让将士们都吃饱,但如果不这样分配,恐怕城中连明晚都没有吃的了”

军粮官一边说着,一边对天发誓道“我发誓今晚我所吃的和营中的所有将士一样,都是一碗稀粥”

“唉”李广见此也怒色稍缓,叹息一声对军粮官说“其实我发火也并非为你,我只气这满城的热血男儿,在匈奴大军压境,随时都可能为国死去的情况下,却因冯原那混蛋连饭都吃不上。”

说到这儿的李广,不仅再无怒色,反而眼眶湿润,一向勇敢坚强的他,居然在众人面前流下泪来

“将军您别这样,将士们都知道过不在您,都没有怨言的”

军粮官立刻跪下劝道,其余众人见此也都半跪道“愿和将军同甘共苦”

这样一来,刚到没多久,也没和众人一起跪下的洛飞立刻成了军营中的焦点。

其实在现在这种气氛下,洛飞倒不是不愿意半跪,他只是像之前刚到剧本时于李广府中议事时那样,反应比其他人慢半拍,而再跪下则更显得狼狈了

李广看了一眼仍站立在旁的洛飞并没说什么,只是指着自己那篮食物对军粮官说“把我这碗米饭和肉汤分给营中受伤最重的几名伤员”

说完便对在场所有人拜了一下,说声“谢谢大家了”

转身离开了军营。

洛飞见此连忙告诉下人把自己府中未吃的那份,也拿来分给重伤员。

自己连忙追上李广的脚步,与他一起向李广府方向走去。

“怎么洛将军到军营不是来看军士,其实是来找我的”因为有洛飞之前那次求雨的事情,李广对洛飞的态度也并没有太冷,只是较平淡的问道。

“是的。”洛飞求李广屏退了左右,将他以一半军粮收买冯原的计划对李广说了。

李广一听到收买的事情,眉头就皱了起来。

但直到听到洛飞最后说是为了应付眼前紧急的局面,这才由不满转为沉吟,继续用为难的语气对洛飞说“本将军非不懂事急从权的道理,但冯原那混蛋之所以非要我盖印的文书不可,自是怕我事后反悔,想以此做要挟我的手段”

“这点我也想过了。”

洛飞听此说道“此事我愿与李将军同时做保,将来一旦有事,两人一起承担如何”div

手机请访问:https://m.91qks.com/read/17204/204473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