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宁城飞将(六)(三更送上)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慢着”哪想到李广一见这野兔便变了脸色,怒视王连道“我刚进城的军令你没听到么”

“这”

见李广发怒,已有些心虚的王连一边求助似的看向洛飞和孙岳,一边赔笑着对李广说道“我这不是看大家一天又是遇敌又是被雨浇的,很不容易么再说我就拿回来一只,我们四个吃就算按正常分配,也不算多吧”

“多不多那也是军粮官的事,你怎能私自做主”

李广越说越生气,直接对堂下喝道“来人”

“在”两名膀大腰圆的军士立刻从门外进来。

“把王连给我押下去,重责五十军棍”李广话音刚落,其余三将皆变了脸色。

“将军饶命”立刻被军士拖住的王连立刻求饶道。

“王将军也是好心,将军你手下留情吧”孙岳也立刻离座走到堂中对李广拱手求情道。

“是啊李将军,一只兔子而已,我们不吃就算了,没必要重责王将军吧”洛飞见此也忙起身求情道。

不料李广见此,怒色更重“洛将军你自小在都城锦衣玉食惯了,一只兔子自然不放在眼里。但眼下城中已不足三日之粮,而朝廷派遣的押粮官又迟迟未到。今天你觉得一只兔子没什么,但传出去下面有样学样,你让本将军今后如何维持城中军心不乱”

被李广斥责的洛飞感到十分的没面子,尽管他知道李广说的有一定道理,但仍要主责王连的做法,还是让他冷了脸对李广拱了拱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再说话。

可孙岳显然在这方面比洛飞更有经验一些,只见他仍然呆在原地对李广求情道“将军所言确有道理,但眼下军中缺粮,来日我们仍不免要外出打猎以供军用,王将军猎术很好,若今天重责了他,只不过让我军明日少得猎物而已”

“可若不罚他,何以严明军纪”李广面色稍缓,却仍不松口道。

“这样吧”孙岳微想了一下说道“本来外出打猎的人均可按所猎猎物的多少,额外获得比守城军士多一些的分配。不如就此扣掉王将军一些分配的猎物,这样也算罚好么”

“好吧”李广想了想便答应了“那就留下你这五十军棍换一只兔子吧不过必须将此次所罚张榜贴在城门口示众,严明再有犯者严惩不怠”

王连悻悻的拱手谢恩,也再没心情留下,直接告辞立刻了。

觉得没面子的洛飞也同样告辞,两人一起离开李广的府地后,王连便对洛飞诉苦道“多谢洛将军刚刚为王某求情,不过你也看到了,李广这人不通人情,平时虽然对士卒极好,但对我们这些手下将领却苛刻的很。”

“王将军也不必过于恼怒,毕竟现在城中缺粮,李将军有些反应过度也没有办法。”洛飞虽然也为刚刚折了面子生气,但毕竟在剧本中,也不敢太随意的表达不满。

“要说现在守着各个边关的大将,除了他还哪有没封侯的”

然而王连还不愿停嘴的继续说道“就因为他和上面的关系总处不好甚至往城中送粮的押粮官,人家大老远的给送来还嫌东嫌西的不说,听说上次因为押粮官向他索要好处闹翻了,才导致这回送粮都迟迟未到”

说到更深层次的问题,洛飞便打了个哈哈并没有接话,只是安慰性的拍了拍王连的肩膀。

待先到洛飞府地,两人分开后,洛飞才回到自己的客堂寻思道“如果我和沈赢之前没自己打探,那通过这次也一样能得到李广和押粮官不和的消息。看来普通难度相对困难难度来说,还是要讲理的多,像之前遇到狼人杀那样的情况还算是另类吧”

想到这儿,洛飞便打开游戏菜单去联系沈赢,这都一天了,沈赢还没有传回消息,尽管队友频道还显示他在线,仍不免让洛飞有些担心。

很快沈赢便回了消息,原来那叫冯原的押粮官虽然对沈赢提出的可以将一半军粮给他作为好处的提议非常感兴趣,但却还是要得到李广的首肯才行,除此之外任凭一向擅长谈判的沈赢说破嘴皮子,也都不同意先送一半军粮来

“那他是要什么样的首肯,莫非是盖着李广大印的文书”洛飞在队友频道中问道。

“差不多类似的东西吧”沈赢很快便回复道“要不我都可以假传是李广让我来这么谈的,先把他和粮食骗到城中再说了”

“既然这样。”洛飞思索了一会儿,索性对沈赢说“实在不行每天我向李广建议直接派兵把军粮抢回来算了,既然他借口道路不好走的慢,我们直接派军士帮他运还不行么”

在沈赢回信息表示同意后,洛飞便关闭了菜单。

此时下人把今晚的晚饭给端了上来,掀开两个小碗的盖子后,洛飞看到其中一碗是白净的米饭,另一碗则似乎是兔子肉。

他用筷子从中夹出一个兔子腿,喊住要退下的下人问道“这兔肉是哪来的今天我打猎可是一无所获啊”

下人回过身恭恭敬敬的说道“军粮官说今天您大发神威,求来暴雨助打猎的队伍脱困,除了两只兔子,李将军还特命分了一整只鹿给您作为奖赏,这些事本来管家要稍后来向您禀告的。”

“原来是这样啊”洛飞将筷子中的兔子腿重新放回到碗里,把管家叫来让他送一只兔子到王连的府上,特意说明是他个人的心意。

第二天清晨,洛飞在打猎队集合前,先去找李广说了派军队接粮的事。

李广得知沈赢去催粮没有效果,在愤怒之余便也同意由洛飞带三千人去帮助运粮。

可就在洛飞拿到将令,准备前往军营调兵的时候,有哨骑突然来报“关外忽然出现大批的匈奴兵,此时距关下已不足十里”

李广当即命城中敲紧急上城墙防守的铜钟,四处派传令兵要众将到北门城楼上集合。div

手机请访问:https://m.91qks.com/read/17204/204473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