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画皮(28)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老k说,现在我们看到的保鲜袋,是他拿到解药后才套上去的。m.ygdzr.com那之前,解药被一层类似奶糖内包装的透明糖纸包着。

打开棺盖的动作稍大,解药就会脱落掉到棺材里的人身上。

活人的体温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将特制的‘糖纸’快速融化,解药挥发起作用,被迷倒的人多半会瞬时间醒过来。

饭馆老板夫妇都换了死人穿的寿衣,还各自画了死人妆。突然醒来,看到对方的样貌,貌似被吓出神经病已经算是万幸了。

我仔细端详保鲜袋,那是一小堆半毫米左右长短,类似自动铅笔铅芯粗细的灰白色颗粒。外层有一些不规则的白色絮状物,想来那应该就是受老k体温影响,融化了的‘糖纸’。

我问老k:“这是你用那把卷尺从棺材里拿出来的?”

“你不能否认,发明卷尺的人很聪明。前人播种后人收,稍加改造,作为魔术道具,很好用。”

老k说着,又将卷尺拿了出来,抽出稍许给我看。

我这才发现,不光卷尺前端改成了‘鱼钩’,尺身经过特殊处理不能够反光,钢制的尺身一侧还经过打磨,和刀片的刀刃一样锋利,足可以在瞬间切割一些硬度不高的东西。

包括……人的皮肉。

我不禁想象,幻彩交织的舞台上,魔术师利用这样一把特制的卷尺,勾抓各种其它机关、利用如刀般的利刃,切断可能暴露真相的线索,向观众展现魔幻般境界的画面。

“牛掰!”

我点着头,转向曹新运:“别愣着了,搭把手!”

既然预料到后果,那么这个时候首要的就不是解答疑问,而是先处理潜在的危机。

实际就算是先问,一时半会儿多半也得不到准确答案。

道理很简单——即使魔术师亲口为你解释魔术的机关,你也不能够实际操作。

我和曹新运合力将棺盖抬到一边,把老板夫妇从棺材里抬了出来。找来抹布,替他们擦干净脸上的死人妆;又从卧房找来两人惯常穿的衣服帮他们换上。

“接下来怎么办?”曹新运抹了把脑门上的汗。

“送他们回屋睡觉。”

我示意曹新运帮忙抬人,才托起饭馆老板的肩膀,就见门口多了一个人影。

“什么情况?”高和撸了把脸上的雨水,低声问道。

老k一闭眼,“你真不该参与这个环节的!”

“我已经来了!”

高和快步走到近前,先是看了看昏迷的老板夫妇,随即抬眼直盯着我。

我不假思索道:“相信我的话,就先别问。”

高和不再多说,帮我和曹新运一起把老板夫妇抬回了后屋卧房,重新整理好床铺,将两人抬回床上。

一阵忙活过后,高和指指那具仍趴在地上的女尸,问我:“这又是怎么回事?”

“先帮我把她抬到棺材里去。”

“扯蛋!”高和到底还是忍不住爆发了,刻意压低嗓音,却是急切道:“无论多怪异的事,现实中调查起来,还是要以法医、法证的认定作为基本参考的!我不知道这死尸为什么会是这样,可是擅自挪动尸体……你已经踩线了!”

“高哥,谢谢。我知道轻重。”

我对他说了一句,径自招呼曹新运帮我把蜡尸抬进偏房,放到棺材里。

“有必要这样做吗?”

听我说要盖上棺盖,曹新运也忍不住提出疑问。

我沉默片刻,单单对高和说:

“高队长,这件事的怪异程度我不想多说。我只保证,只要按我说的做,我一定会给你一个相对满意的答案。”

“行!”

高和只说了一个字,就上前帮忙一起抬棺材盖。

我踩上架着棺材的长凳一端,盯着棺材里的蜡尸看了一会儿,无奈暗叹:“人死如灯灭,一具皮囊……我尽力给你操办了。”

说罢一咬牙,跳下来跟高和、曹新运一起,将棺盖抬上去,严丝合缝的盖上。

狭促的偏房里又再陷入沉默。

半晌,还是高和先开口问我:“接下来你想怎么样?”

我愣了一下,转向他,后退一步,双臂垂在身侧,冲他深深鞠了一躬。

高和拧眉道:“你搞什么鬼?”

我缓缓直起身,凝望他片刻,开口说道:“警官,您姓高?高警官,我,想回家。”

话一出口,高和登时瞪圆了眼睛:“你……三七!别开玩笑!”

“我不是三七。”我幽怨道。

从刚才开始,自打我口中发出的,已然不是自己的声音、不是男人的声音,而是一个略微有些沙哑的女子声线。

“我叫王希,xx年x月x日出生,我来这个城市打工,我最后一份工作,是环郊9路的售票员,外聘的。”我口中发出的,依然是女子的声音,而且有些呜咽哽泣。

高和眼珠急转:“王希?两年前夜班9路车车祸,失踪的售票员,王希?”

我点点头。

“你真是王希?”高和偏过脸,目光中不止透着怀疑,还有些许警惕。

我又再点了点头:“我其实没有死。我被他囚禁起来,他替我化了妆,非得说,我是另一个人。”

高和瞪眼和我对视:“他说你是谁?他,是谁?”

我恍然摇头:“我不能说的。”

“你他妈就是三七!别跟我装神弄鬼!”高和怒道,“我知道你会口技!”

我又再摇头:“高警官……”

才只说出这三个字,我身子陡然猛地一震。

一股无比悲哀的情绪迅速升腾弥漫至全心脑海。

‘我’泫然欲泣,含泪看着高和:“高警官,说再多也没用。如果你想知道答案,就尽快赶去谭家桥弄二十三号吧。”

高和眼珠转动,显然已经陷入极度的疑惑。

我身体再次剧震的同时,声线已经恢复如常。

“高哥,故事可以慢慢说,人命关天,不容闪失。”

我边对高和说,边疾步向外走。

高和欲言又止,只紧随其后。

曹新运边躲在老k撑开的雨伞下跟着出来,边絮叨念道:“我就知道……知道会是这样,得亏是换了胶鞋……”

高和上了他自己的大吉普。

我和老k、曹新运上了面包车。

两辆车一前一后,夜奔谭家桥弄。

手机请访问:https://m.91qks.com/read/16973/223356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