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秩序暗眼的过去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沈辰大为吃惊,他侧身倒退半步,惊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果然如此”

马同学似乎因此映证了他的猜想,表情迅速阴沉下来“刚才监考是不是提醒你,要将这个秘密严守住,不能让其他人知道。m.pdiea.com”

“嗯”

沈辰视线不自觉的偏移出去,似乎是在观察严陆监考是否还在附近,“马同学知道其中的内幕,刘伟这家伙明明什么都没说,他是怎么猜到的”

看着沈辰惊疑的样子,马同学立刻解释道“对于大多数同学和玩家而言,这是被埋藏极深的秘密,可对于我们来说,秩序暗眼”

“哎可惜了”马同学突然叹了口气。

“怎么”沈辰对此产生了极大兴趣,他上前一步,拉住马同学的双臂,“请告诉我,说不定,我也能找到一些线索”

又一声叹息,马同学犹豫了片刻,让团员们退开更远,这才说道“我是看你有成为传奇可能,才将这秘密告诉你的;当然,如果你成为东帝攻略的首席,你应该也有资格了解这份历史。”

“你说,我听着。”沈辰眼光闪烁,他也了解了不少秩序暗眼的情报,却难以真正理解,他们完全倒向黑暗的缘故;只是个别成员的堕落,在这样一个组织结构严密的地方,不会产生今天的结果。

“秩序暗眼,除了分为三眼,还因为处于不同国家和种族的关系,分成了四份;这比起最开始,由光影王者冕下最初建立影之眼,虽然势力上大得多,但实力确是分散了”

“光影冕下”沈辰问道,他十分好奇,“这是那个王者的游戏名字吗”

“不。”马同学微微摇头,然后在地上,用法杖的宝石底座,在地面上划拉了几下,大概能看出是一个路字,然后他抬起头来,“看来你要了解的东西还很多,不过,不了解这些,反而能让你没有束缚的去攻略吧”

他顿了顿,“王者级和传奇最大的不同,是他们已经通过传奇能力,将自身魔力与规则有了紧密的联系;他们能察觉到与自己有关的一切,阴谋、计算、哪怕是利用;甚至他直系亲人的安危。”

“原来如此,是名字吗,我想碎片世界的游戏名也在其中。”沈辰立刻醒悟过来,这特性,在他前世也经常出现。

马同学给了个孺子可教的表情,“光影代表的是这位王者的传奇进阶规则有光的地方就有影子,光太强烈、影子也随即被遮掩,光愈微弱,影子也淡然无踪。所以他将自己的公会影之眼,变成了现在的秩序暗眼。”

“秩序、光明存在之地,暗、影也便相伴相生”沈辰道出了秩序暗眼最初的宣言,但他便更加疑惑了,“那么现在”

马同学拉回话题“只是光影冕下他曾经是旧时代没有文化碎片的魔法时代的人,在最初的灾祸中,腐蚀就已经侵蚀了他的一切;尽管王者级实力能够压制腐化,但总之,这位冕下最后无力抵抗腐化,他最后的努力就是将自己化为影之渊,一个只有心向秩序之人,才能获取暗影力量的试炼场”

沈辰心中咯噔一跳,一般来说,老大挂了,即使他在生前布置了再多的手段,却也一定压不住这庞大的组织;他立即问道“有人腐化了这试炼场,还是有人觊觎或忌惮秩序暗眼的存在”

马同学抬手示意沈辰稍安勿躁,他只是缓缓的继续说着“并非如此,即使在光影冕下故去的最初几年,秩序暗眼反倒是蓬勃发展。问题出在我们,或者说是一场意外吧”

“光明和黑暗本质是一体,可使用它们的人,却往往难以相互理解、包容和宽宥;更何况,任何一个组织中,都会存在为了自身利益、为了实力金钱和权利,做出种种恶行的人。冲突、仇恨和积怨,伴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愈演愈烈。

秩序暗眼没有了王者力量的庇护,却没有收敛自身势力的触角,尽管王者级对他们不屑一顾,可不代表没有其他势力对这股强大的力量产生觊觎。”

沈辰心有所思,“财宝没有相匹配和守护的巨龙,那么下场就基本注定了。”

“不。”马同学似乎看出了沈辰所想,“但引火索却并非如此,这必须要谈到另一个王者冕下,奥法实相;他的王者能力,是能看清一切法术、奥秘的真实,秩序暗眼组织本质是光影,但这个组织的名称、力量和触角,却侵入了他的权域。”

“在这位冕下晋升王者之时,就代表着秩序暗眼那位接班人传奇的失败不仅如此,他们过去本就有矛盾,冕下团队的一名成员,就曾因为隐秘之眼的行动,死在灾厄腐化当中。

不仅如此,掌控了这一权柄的王者,随着他洞察传奇能力晋级为真实,秩序暗眼的隐秘之眼成员,在他的眼下显露无疑。冕下并没有做太多,随着身份的改变,他不会对秩序暗眼出手,他只是借助自己的能力,将隐秘之眼一个分部在东帝的部署揭露出来目的是净化秩序暗眼已经变质的部分,顺带为朋友报复”

沈辰可以预料到之后发生了什么,大人物的话,在小人物眼里总是有更多的解读;加上暗中不满秩序暗眼的势力挑拨离间

“有数十个协会,近百个被利益熏昏头闹的家族;东帝的秩序暗眼,在那一天遭受了重创,当然主要损失的还是隐秘之眼的成员”

马同学此时突然笑了声,表情似乎是嘲弄“奥法冕下很快制止了这场屠杀,但造成的损失已经无法挽回;可东帝的秩序暗眼成员此时误以为,曾经并肩战斗的人背叛了他们,以为这个世界抛弃了他们”

一滴泪痕不知什么时候在马同学的眼角出现,很显然,马同学清楚这一切,并不只是他来自于大家族,他声音带上一丝哽咽“破灭的联盟,又被称为光影决裂”

“那时正逢灾厄大军再次袭来,原本,所有人都以为只是一场普通的防守战,在众人的协力下,这支大军也会轻松被击退。此时,秩序暗眼的成员,收到了被袭击的讯息;国内来调解的团队还没有赶到”

马同学突然变得狂躁起来,手指的青筋暴起,“可这高层的博弈,最后牺牲的却都是不属于这场纷争的人秩序暗眼的背叛,让防线崩溃,为了保护大部队,大师阶只能站出来殿后,那一战,他们没有一个回来。”

沈辰大致能感觉到,恐怕,在这一战殿后的人中,有着马同学的至亲。

然而,沈辰不知道的是,那利欲熏心的家族中,同样有马家一份;在种种巧合中,马同学另一个至亲的决定,却害死了自己的儿子。

所以马同学不仅对秩序暗眼,充满仇恨和矛盾的情绪,同样,家族的补偿和他自身带着仇恨的努力,才让他走到了现在。

他对秩序暗眼的了解,远远超出了沈辰,他警告道“现在的秩序暗眼,和过去的已经完全不同了,他们开始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为了提升实力不惜代价但同时,作为一个前谍报组织,他们的计谋比你想象得还要深远如果他们真的盯上了废土,那么他们的计划和目标学院绝不可能满足他们”

“那会是什么呢”

马同学的话,提醒并且带给沈辰极多的思路,“当初这些家伙能够舍弃甚至背叛防线,那么极端一些,他们是否想要破坏和报复东帝中都那场灾厄,究竟是一场意外,还是一次人为的实验或是阴谋”div

手机请访问:https://m.91qks.com/read/11800/22336546.html